别躲了!福州这名*,你摊上事了

2021-12-28 03:05:14 文章来源:网络

“真的太心酸了,经常**一个人**藏起来哭。”

说起自己被欠下的近30万工钱的经历,来自江西、在福州打工20年的廖先生,脸上写满了愁容。作为一名油漆工,从2010年开始,他在一位名叫郑帅的**工头手下做事,先被对方以个人的名义欠下超过12万元钱工钱,后来又被他也是**东之一的装修公司欠下近17万元钱工钱,这里面有不少是他代为垫付给其他工人的工钱。如今10多年过去了,面对**欠款,他屡屡追债,但对方却玩起了失踪。

廖先生:想要回这笔钱,简直比登天还难

廖先生告诉记者,2001年,自己从老家江西来到福州打工,由于有些手艺,所以一直当油漆工,在打工过程中,他结识了福州本地一个名叫郑帅的**。

“他**开始是当学徒的,后来就自己出来**工程。”廖先生说,由于自己做事负责,基本上做完一件工程,承**方就能轻松通过验收,所以郑帅也找了他,“说让我跟着他做,就省了自己找活的麻烦。”

就这样,从2010年开始,廖先生跟随郑帅,辗转福州多地,替对方承**的工程做油漆方面的施工。在这个过程中,郑帅支付的工钱并不及时,到了2014年,廖先生算了一下,竟被对方欠下了12万多元钱的工钱。不仅如此,郑帅位于福州晋安区寿山乡岭头村的别墅,也是他帮忙施工。“工钱也没算给我,我老**还把她赚的钱贴给我给他们家买材料。”

由于郑帅迟迟没有还钱,廖先生决定单干,一边讨债一边重新自己外出找活。“到了2014年4月,郑帅又来找我,说自己和几个人成立了一家名为福州市台江区朝尚装修设计有限公司(下称台江朝尚装修公司)的企业,在光泽县接了很多工程,再帮他做清楚,一定能把之前的工钱一起结算了。”

公司信息,图源企查查

就这样,为了拿回之前的工钱,廖先生请了几位老乡,来到光泽县为郑帅以及他口中的装修公司继续做事。在当地的两年多时间里,在做了多个工程后,他代为垫付了大约14万元工钱给老乡,加上自己的劳动,他发现自己不仅之前的钱没要回来,又被对方欠了超过16万元钱。

部分确认施工单据

从2016年开始,廖先生再也不信郑帅的承诺,开始走上讨债的路。但他发现,要回这笔钱。“比登天还难。”廖先生说,对于个人所欠下的钱,郑帅没有否认,但对于后续到光泽县施工产生的费用,郑帅表示要找装修公司索要,“但我根本没有和这家装修公司签订合同,从头到尾也是郑帅叫我去做事的。”

部分确认施工单据

廖先生说,自己以前的工钱一天才不到200元钱,现在**到300多元钱一天,即便按照这个工价算,如果追不回这笔钱,等于自己白干了近1000天。

“等于没日没**不休息地做事,不吃不喝干3年多。”廖先生说,当油漆工非常辛苦,即便是大热天,也要佩戴很厚的隔离口罩,否则对身体很不好,稍微不注意就会中暑,所以郑帅以及他口中所说的装修公司欠下的工钱,都是自己拼了命赚的,“现在大儿子在读大学,每年开销很大,我只能让他去贷款,小**儿才4岁,老**不上班带她,有时候真的穷到买米的钱都要借,我一个大**经常躲在门口哭。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气,当年郑帅他们下去光泽县,每天都去唱歌跳舞,高消费,却不把钱付给我们。”

更令廖先生难以接受的是,郑帅其实是有资产的。“据我所知,他在福州晋安区茶会小区有一套房,在晋安区寿山乡的这栋别墅,也是当初别人给的工程款,他不付工资给我们,拿去建的。”廖先生说,欠钱的人生活过得滋润,被欠钱的自己却每天拼了命还很难**活一家人,“而且基本上不接我电话了。”

郑帅:别拿媒体来压我

根据廖先生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电话联系上了郑帅,在表明身份后,马上收到了对方的回复:“关你什么事?”

之后记者再反复拨打,郑帅始终不接电话。

那么台江朝尚装修公司,是否会站出来承担郑帅嘴里所说的由公司承揽的位于光泽县的多个工程的工钱?“企查查”上的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法人代表为江列豫,郑帅为公司**东之一,占**25%。

**郑帅的名字,“企查查”上的数据显示,他已多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台江朝尚装修公司的注册地址在台江区广达路广达汇多利专业建材装饰城1号楼7层11室,记者陪同廖先生前往寻找,发现这里已经根本没有这家装修公司的影子了。

不得已,12月27日上午,记者陪同廖先生来到位于福州晋安区寿山乡岭头村的郑帅家中,发现大门紧闭。

从门外看上去,这是一栋有着三层楼高、院子很大、装修明显比周边好上许多的房子。

随后,在邻居的帮忙下,记者来到位于寿山乡岭头村岭头街101号的晋安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岭头管理所,见到了在这里工作的郑帅的父亲郑某。郑某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儿子欠了廖先生多少钱,“他欠你钱,自己找他去要。”

据郑某透露,郑帅位于福州城区的房子已经出售了。

对于这个态度,廖先生感觉很心寒。“当初那栋别墅就是我垫钱帮他们装修的啊,现在却是这样的态度对我。”

当着郑某的面,廖先生终于拨通了郑帅的电话,对方让廖先生不要拿媒体压自己,并让他自行去起诉,**好把公司告上法庭。

“他在电话里说会在年前先转一两万元钱给我。”廖先生说,但自己已经不信任对方了,“因为9月份和我重新签欠条的时候,就说半个月内会先转几万元钱给我,现在都好几个月时间过去了,我连一分钱都没见到。”

律师看法:建议直接起诉个人

上海建纬(福州)律师事务所卓文彬律师表示,从目前双方描述的情况来看,廖先生并没有和装修公司签订任何协议,其劳务行为更多的是和**工头直接对接产生的,因此建议他在追讨无果的情况下,尽快将**工头个人先起诉到**讨薪。“**工头如果认为有部分钱款是装修公司欠的,可以主张增加被告。”

卓律师建议道,为避免被欠薪,无论是白领还是农民工,都要和雇佣方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约定各自的权责,**重要的约定薪资的发放**以及时间,这样一旦发生纠纷,有关部门可以及时介入处理,即便走司法途径维权,在证据**上难度也更小。

廖先生何时能拿回自己的这笔对于他来说是巨款的工钱?对于此事的进展,1007也将持续关注。

END

来源:北青网

每当岁末年尾之时,我们都会感叹时间飞逝,每次回首,都会惊异于自己怎么会如此顽强的的走过这么难的一年?“世上没有难事,咬咬牙就过去了!”这也许就是**代的人留下的生活之道。

吃饭的时候,一位带着眼晴,文质彬彬的同事说:“这一年终于快过去了,太难了!”

我听了,反应了一会,附和了一句颇有打击**的话语:“没关系,明年会更难!”他听了,默默看了我一会,点点头不再做声。

想当初自己刚上班时,由于是一个天生的悲观主义者,自己像沙滩上一颗滚落的沙粒,见识不够,没意识到我们正处在经济上升的周期中,各方面都在向好发展,我们的经济条件也在不断的改善,每个人活的似乎都没有太被动,在处处向好、向上的氛围中,我们感受到的是没有终点的**好。

但作为一个没有远见,且眼光不够独到的普通人,被拖着进入了下一个循环期,很**都没能适应,在很**之后,才发现世事难料,我们就算是做好的预防,也没有能力改变什么。

工厂里的大**囱依旧信心自足的向天空中喷洒着白色的**雾,一条条宽广的道路在城市的四面八方被修建,像笔直的箭头贯穿着东西南北,汽车照旧在奔跑,人们依旧在忙碌,我们像过去的过去一样,把日子重复着**遍,只是时间在流失,难过的时候觉得它好慢,高兴的时候觉得它好快。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岁末年尾的时节,也许经历了太多的辞旧迎新,对于新年的到来,那些曾经的兴奋正在逐渐消失,少了一份期待,多了一份当下的沉稳,还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心情澎湃的呢!不过是时间刚好走过一圈,然后再继续重复下一圈,我们就在它的安排中,度过自己人生中的每一个年轮,从内心深处不想再感慨什么,因为我们都晓得终点在哪里,可我们假装自己不知道,依旧生龙活虎的参与到各种仪式中,来庆祝自己依旧活着的喜悦。

当钟声敲响,**花腾空而起时,我想我会在黑**里,默默祷告:“愿一切平和!”

壹点号 落雨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来源:齐鲁壹点

上一篇:对话捐十万斤蔬菜支援西安菜农:*批收获,捐出去很有意义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舟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