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逆行英*们致敬!上虞以城市*高礼仪欢送援虞*疗队

2021-12-29 06:49:11 文章来源:网络

浙江**客户端 记者 金汉青 朱银燕 共享联盟上虞站 倪佳文 冯洁娜

共享联盟上虞站 刘盼 摄

12月28日上午,在曹娥江畔城市阳台,绍兴市上虞区举行援虞**疗队欢送仪式,以城市的**高礼仪,欢送来自全市各大**院的援虞**疗队。

在上虞这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阻击战中,援虞**疗队**务工作者闻令而动,踊跃报名,支援上虞,与上虞人民共同书写了奋力抗疫的**丽史卷,共同描绘了暖心温馨的情谊画卷。

“很感动,我们是职责所在,只是做了**务人员该做的事,没想到大家以这样隆重的方式欢送我们回家。”在欢送仪式现场,孙国芳眼含泪花,“在上虞的这些日子里,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当地都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和支持。”

孙国芳是绍兴市人民**院第二批援虞**疗队的领队。12月13日,她和同事们接到紧急召集,**时间请缨要求上前线。她工作的地点是上虞区百官街道的几个小区,每天都需要一户户地爬楼梯上门,为居民做核酸采样,一天下来,基本要做200多次。“等隔离期结束以后,我会马上回到**院投入工作。”孙国芳说。

上虞区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为提高全区全员核酸检测能力和效率,来自全省各地**护人员组成的**疗队向险而行,火速驰援。绍兴在全市分批抽调了3300名**务人员支援上虞。除了进行核酸采样工作以外,援虞**务人员的工作内容还**括流调、转运、集中隔离**学观察、消**等。

援虞**护人员也在支援上虞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感人瞬间。“我现在身体**得还可以,谢谢大家的关心。大家在前方一定要注意身体,一起加油!”12月25日,躺在病**上的钟可芳在**院工作****中鼓励大家。她是绍兴市人民**院乳腺甲状腺外科护士长,此前因连续“逆行”9天,过度劳累后病倒在了上虞的抗疫一线。

12月13日,绍兴市人民**院工作**里吹响了战“疫”集结号。“我是党员,而且我有35年护龄,我上!”51岁的钟可芳一看到消息,便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当晚,该**院紧急调度的400多名第二批援虞人员乘大巴赶赴抗疫一线,钟可芳是这支队伍的领队。

一到驻地,钟可芳便忙开了。安顿好400多人住宿的同时,她将抗疫人员进行了编号,哪些人去哪个核酸采样点、点位负责人是谁等,各项工作逐一落实并仔细核对。此外,钟可芳还着手构建院感督查团队、制定驻地抗疫团队院感管理流程,并以**快的速度协调落实好抗疫人员的健康监测及报表、就餐生活健康安全保障、员工紧急意外处理等一系列工作。

12月22日晚约8点,钟可芳因过度劳累病倒时,陈秀芳就在现场。“当时正在核对排班信息,她跟我说‘头有点晕、心脏(部位)痛’。”陈秀芳看她脸色发白、头上冒汗,马上和同事一起扶她上**,“给她测了血压,(血压)很高,给她吃了降压药。”

可过了一会,钟可芳又起来工作。“劝都劝不住,对我说‘没事,过一会就好’。”陈秀芳说。**终,钟可芳还是晕倒了。驻地**生马上赶过来施救。绍兴市卫生健康委了解情况后,当即给钟可芳下了强制休息令,并安排救护车将她送回了绍兴市人民**院。

“疫情面前,人人都是命运共同体。坚守工作岗位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钟可芳说,等自己身体**后,会马上投入到工作当中。

来源:浙江日报

“真的太心酸了,经常**一个人**藏起来哭。”

说起自己被欠下的近30万工钱的经历,来自江西、在福州打工20年的廖先生,脸上写满了愁容。作为一名油漆工,从2010年开始,他在一位名叫郑帅的**工头手下做事,先被对方以个人的名义欠下超过12万元钱工钱,后来又被他也是**东之一的装修公司欠下近17万元钱工钱,这里面有不少是他代为垫付给其他工人的工钱。如今10多年过去了,面对**欠款,他屡屡追债,但对方却玩起了失踪。

廖先生:想要回这笔钱,简直比登天还难

廖先生告诉记者,2001年,自己从老家江西来到福州打工,由于有些手艺,所以一直当油漆工,在打工过程中,他结识了福州本地一个名叫郑帅的**。

“他**开始是当学徒的,后来就自己出来**工程。”廖先生说,由于自己做事负责,基本上做完一件工程,承**方就能轻松通过验收,所以郑帅也找了他,“说让我跟着他做,就省了自己找活的麻烦。”

就这样,从2010年开始,廖先生跟随郑帅,辗转福州多地,替对方承**的工程做油漆方面的施工。在这个过程中,郑帅支付的工钱并不及时,到了2014年,廖先生算了一下,竟被对方欠下了12万多元钱的工钱。不仅如此,郑帅位于福州晋安区寿山乡岭头村的别墅,也是他帮忙施工。“工钱也没算给我,我老**还把她赚的钱贴给我给他们家买材料。”

由于郑帅迟迟没有还钱,廖先生决定单干,一边讨债一边重新自己外出找活。“到了2014年4月,郑帅又来找我,说自己和几个人成立了一家名为福州市台江区朝尚装修设计有限公司(下称台江朝尚装修公司)的企业,在光泽县接了很多工程,再帮他做清楚,一定能把之前的工钱一起结算了。”

公司信息,图源企查查

就这样,为了拿回之前的工钱,廖先生请了几位老乡,来到光泽县为郑帅以及他口中的装修公司继续做事。在当地的两年多时间里,在做了多个工程后,他代为垫付了大约14万元工钱给老乡,加上自己的劳动,他发现自己不仅之前的钱没要回来,又被对方欠了超过16万元钱。

部分确认施工单据

从2016年开始,廖先生再也不信郑帅的承诺,开始走上讨债的路。但他发现,要回这笔钱。“比登天还难。”廖先生说,对于个人所欠下的钱,郑帅没有否认,但对于后续到光泽县施工产生的费用,郑帅表示要找装修公司索要,“但我根本没有和这家装修公司签订合同,从头到尾也是郑帅叫我去做事的。”

部分确认施工单据

廖先生说,自己以前的工钱一天才不到200元钱,现在**到300多元钱一天,即便按照这个工价算,如果追不回这笔钱,等于自己白干了近1000天。

“等于没日没**不休息地做事,不吃不喝干3年多。”廖先生说,当油漆工非常辛苦,即便是大热天,也要佩戴很厚的隔离口罩,否则对身体很不好,稍微不注意就会中暑,所以郑帅以及他口中所说的装修公司欠下的工钱,都是自己拼了命赚的,“现在大儿子在读大学,每年开销很大,我只能让他去贷款,小**儿才4岁,老**不上班带她,有时候真的穷到买米的钱都要借,我一个大**经常躲在门口哭。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气,当年郑帅他们下去光泽县,每天都去唱歌跳舞,高消费,却不把钱付给我们。”

更令廖先生难以接受的是,郑帅其实是有资产的。“据我所知,他在福州晋安区茶会小区有一套房,在晋安区寿山乡的这栋别墅,也是当初别人给的工程款,他不付工资给我们,拿去建的。”廖先生说,欠钱的人生活过得滋润,被欠钱的自己却每天拼了命还很难**活一家人,“而且基本上不接我电话了。”

郑帅:别拿媒体来压我

根据廖先生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电话联系上了郑帅,在表明身份后,马上收到了对方的回复:“关你什么事?”

之后记者再反复拨打,郑帅始终不接电话。

那么台江朝尚装修公司,是否会站出来承担郑帅嘴里所说的由公司承揽的位于光泽县的多个工程的工钱?“企查查”上的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法人代表为江列豫,郑帅为公司**东之一,占**25%。

**郑帅的名字,“企查查”上的数据显示,他已多次被列为失信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

台江朝尚装修公司的注册地址在台江区广达路广达汇多利专业建材装饰城1号楼7层11室,记者陪同廖先生前往寻找,发现这里已经根本没有这家装修公司的影子了。

不得已,12月27日上午,记者陪同廖先生来到位于福州晋安区寿山乡岭头村的郑帅家中,发现大门紧闭。

从门外看上去,这是一栋有着三层楼高、院子很大、装修明显比周边好上许多的房子。

随后,在邻居的帮忙下,记者来到位于寿山乡岭头村岭头街101号的晋安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岭头管理所,见到了在这里工作的郑帅的父亲郑某。郑某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儿子欠了廖先生多少钱,“他欠你钱,自己找他去要。”

据郑某透露,郑帅位于福州城区的房子已经出售了。

对于这个态度,廖先生感觉很心寒。“当初那栋别墅就是我垫钱帮他们装修的啊,现在却是这样的态度对我。”

当着郑某的面,廖先生终于拨通了郑帅的电话,对方让廖先生不要拿媒体压自己,并让他自行去起诉,**好把公司告上法庭。

“他在电话里说会在年前先转一两万元钱给我。”廖先生说,但自己已经不信任对方了,“因为9月份和我重新签欠条的时候,就说半个月内会先转几万元钱给我,现在都好几个月时间过去了,我连一分钱都没见到。”

律师看法:建议直接起诉个人

上海建纬(福州)律师事务所卓文彬律师表示,从目前双方描述的情况来看,廖先生并没有和装修公司签订任何协议,其劳务行为更多的是和**工头直接对接产生的,因此建议他在追讨无果的情况下,尽快将**工头个人先起诉到**讨薪。“**工头如果认为有部分钱款是装修公司欠的,可以主张增加被告。”

卓律师建议道,为避免被欠薪,无论是白领还是农民工,都要和雇佣方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约定各自的权责,**重要的约定薪资的发放**以及时间,这样一旦发生纠纷,有关部门可以及时介入处理,即便走司法途径维权,在证据**上难度也更小。

廖先生何时能拿回自己的这笔对于他来说是巨款的工钱?对于此事的进展,1007也将持续关注。

END

来源:北青网

上一篇:2021,那些温暖向善的瞬间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舟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