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十三乘组再出舱!为何太空出舱的每一步都令人惊心动魄?

2021-12-29 13:27:18 文章来源:网络

在很多人看来,航天员是一个很酷的职业,航天员可以乘坐火箭飞船,前往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到达的太空,这**是一种**妙的体验。

但是,越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方,就意味着有越多的危险,而宇航员在太空活动,更是时时都要面临未知危险。

如今,我们的神舟13号航天员们已经在轨工作生活了71天,并在日前进行了第二次出舱活动。

此前,**的航天员们已经在舱内相继开展了空间试验、**学检查、空间站**巡检与日常维护,并且王亚平时隔8年,再度在太空中为全国小朋友上课,这也是中**天员首次在天宫授课。

▲王亚平太空授课

8年前,王亚平的首次太空授课,地面上就有超过6000万人观看,他也被称为“**牛**”,如今,当初在地面听课的小朋友们已经长大了,甚至不少人还因为这堂课,投身了航天事业。不过王**又迎来了新一批的小朋友。

这一次的授课,一方面是为了展示我国的航天技术,另一方面也是对大众进行科普,让大家明白,太空在失重、真空的环境之中,和地面的差异以及独特的优势,当然,**主要的是,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航天,对航天产生兴趣,吸引更多的航天人才。

太空授课的确很有趣,不过这一次的出舱活动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那么,航天员出舱活动都会面临哪些危险呢?、

其实,我们现在已知的危险依然很少,航天员们随时都可能面临任何突发状况。

太空中**大的威胁往往来得猝不及防,其中就**括无处不在的微流星和太空垃圾,在宇宙中,散布着数不清的微小物体,它们可能只是彗星喷射出来的灰尘和小冰粒,但是别看这些东西大多只有芝麻大小,但是它们的飞行速度却非常之快,往往可以超过12千米每秒,这样的速度,甚至可以穿透宇航服。

为了对抗这些微粒的撞击,现在的舱外航天服一般会采用一种高强度的芳纶纤维,并且在里边也使用了多层结构,用来一点一点吸收和消耗微流星的能量。即便如此,一旦被流星击中,航天服就会马上漏气。

要知道,航天服是依靠氧气给里边的航天员加压,一旦失去压力,人体内的液体就会沸腾膨胀,航天员会在十几秒内**亡。因此,如果航天服**压力传感器感应到压力过低时会立刻报警,通知航天员尽快返回空间站。

但是在舱外活动时,航天员的移动能力是非常弱的,想要返回空间站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此外,我们都知道,太阳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还经常发生太阳风暴,这种情况下,会有大量的高能带电粒子,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太阳质子。

如果航天员在舱外活动时突然遭遇太阳风暴,那就非常危险了。

对于航天员来说,太阳风暴具有一定随机**,想要防御也不容易,各国的航天服设计师虽然考虑了这种恶劣情况,但是想要做到**防护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仅仅是0.1毫米的空间碎片就可以击穿航天服。

不仅如此,虽然科学家们都很**,但是都只能基于理论来设计飞船和航天服等等设备,但很多时候,机器设备也无法保证完全就能按照计划运行,在发生突发情况时,考验的就是航天员的个人能力了。

在这之前,很多**的宇航员都在太空中遭遇过危险。

▲太空行走

例如“太空行走”**人,也就是苏联宇航员列昂诺夫,在他的**次太空行走时,就遇到了**烦。

1965年3月18日,列昂诺夫离开“上升2号”飞船,在太空中漂浮12分钟,让全世界为之震撼,但是当列昂诺夫准备回到飞船里时,他的宇航服却出了问题,因为内外压强的问题,宇航服在真空中膨胀得非常大,结果列昂诺夫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挤进狭窄的舱口了,关键时刻,列昂诺夫冷静地对宇航服进行了放气,这才成功减压,回到了飞船内,但需要指出的是,一旦放气出问题,那么列昂诺夫很有可能失去他的宇航服,甚至宇航服都会碎裂,**后在太空窒息而**。

就在同一年,**国的宇航员怀特也进行了太空出舱任务,或许是有了苏联的经验,**国人把双子座飞船的舱门设计得很大,怀特的确不用担心自己被卡在外面,但是怀特却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在他执行完出舱任务后,回到舱内,却发现飞船的舱门却关不上了,要知道,如果飞船舱门长时间不关闭,那么也会导致飞船内的压力失衡,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发生****。因此,就在怀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关舱门之时,位于返回舱值守的指令长詹姆斯就受到了地面的命令,要求詹姆斯在必要时放弃轨道舱和怀特,独自驾船返回地球,当然,此时还在努力关门的怀特并不知道这一切,不然肯定心态都要崩了。

**后,怀特还是克服了真空冷焊,成功关闭舱门,救了自己一命。

即便是到了21世纪,人类也不敢说出舱活动就能万无一失,2013年,意大利宇航员卢卡在国际空间站一次例行舱外维修任务时,他的宇航服就由于冷却水系统被脏东西堵塞,造成大量水涌入头盔里。

原来,当宇航员与空间站一起在轨道上飞行时,由于惯**产生的加速度与重力加速度抵消,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水不会落下,而是会融入头盔,这些水渐渐覆盖了卢卡的鼻子、眼睛和耳朵,他听不见声音、看不清东西,甚至一度无法呼吸,好在卢卡此时非常果断,他立即决定返回气闸舱,这才免于在太空中被宇航服的水淹**。

而**的航天事业发展过程中,也并非一帆风顺,在**的**次太空探索过程中,同样出现了大问题。

2008年9月27日,神舟七号的航天员们开始了**次舱外活动任务,这一次,他们主要是做一个出舱尝试,并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太空之中。

当时,为了保证任务的成功率,航天员出舱后每一个动作都是预先设计好的,而且经历过千百次模拟验证,确保不会出问题。

不仅如此,为了模拟太空的失重环境,航天员每天都要穿着240公斤的训练服,在水池中利用水的浮力来模拟失重环境下的工作。

然而即便是在准备如此充分的情况下,中**天员的**次出舱还是出现了问题,航天员刘国明在开舱门时,发现因为吸力太大,舱门打不开,要是门都打不开,那就别提出舱活动了,于是刘国明让翟志刚跟自己一起用力,两人好不容易打开了一个缝隙,没想到舱门吸力太大了,门刚打开又被吸住关上。

**后,航天员们只能采用杠杆原理,用一根将舱门撬棍撑开了一个缝,让里面的气流冲出去,在实现了内外压力平衡后,这才好不容易才打开了舱门。

但是,给**宇航员们的挑战还远没有结束,就在这个时候,轨道舱内突然响起了火灾报警的声音,非常**,因为当时是全国直播,因此地面上的所有观众都听见了,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了。

这个时候刘国明当机立断,坚定地告诉翟志刚,不管遇到任何困难,都坚决要完成任务。

而翟志刚的回答也很坚决。

不过因为这个突发状况,三名航天员不得不临时调整任务顺序,刘志明决定先展示五星红旗,他将头部探出舱,将国旗递给了翟志刚,翟志刚没有任何犹豫,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这一刻,五星红旗终于在太空中飘扬,让地面上的**人欢呼雀跃。

▲五星红旗飘扬在太空

随后,景海鹏返回舱内检查故障,在离开前,刘国明特意跟他强调,如果真的是轨道舱起火了,那么景海鹏一定要把轨道舱分离保证安全,一个人返回,这样至少可以给航天组保留一粒种子。

好消息是,火灾报警只是误报,在当年的感动**晚会上,主持人问景海鹏当时有没有想到可能回不来?

景海鹏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即使我们回不来,也一定要让五星红旗在太空中高高飘扬。

三名航天员在任务过程中表现出的,将生**置之度外的大无畏**神,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或许对安坐在地面吃瓜的看官们来说,太空行走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每个人都很向往悬浮在太空俯瞰地球所带来的震撼,但是对于那些真正要亲身出舱执行任务的航天员来说,舱外活动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危险与挑战,从跨出舱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是赌上**命来工作。

因此,每一个航天员都是用生命在完成祖国的任务,在此,我们也向**的中**天人致敬,祝愿他们平安凯旋!

来源:圆桌国际深度

低调“炫富”一直是很“酷”的事儿。

要问如何让身边人觉得您既低调又富有,那么“花**、办小事儿”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而在2021年,购买一个NFT图片作为****的头像或是购买一件数字艺术品则刚好能够体现这一特征。

据亿欧统计,仅在2021年,就有演员鹿晗、歌手林俊杰、NBA球星史蒂芬·库里等多位明星购买NFT产品。这些产品动辄上**元,甚至有的高达上亿元。

基于NFT开发的数字作品似乎不再只是一张普通的网络图片,或是单纯向外展示的**头像,更像是一个储存在网络空间的“艺术收藏品”,从而使网络空间成为了这些数字艺术品的“卢浮宫”。

NFT之所以这么“牛”,是因为基于区块链技术,每个NFT都映射着特定区块链上的**序列号,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互相替代。在这一技术前提下,用户将真正且**地拥有这份数字内容的所有权,成为虚拟世界的收藏家。

由于这些承载在网络技术之上的数字艺术品每每价值不菲。NFT在向外界显示其拥有者的**富与地位之外,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入局。

NonFungible数据显示,2021年**季度,NFT市场上活跃钱**数量便超过14万个,买主超过7万人,是2020**季度的131倍,是2020年第四季度的20倍。而随着全行业的增长迅**,在即将到来的2022年,NFT市场依将会持续繁荣。

尽管NFT产品能够高度维护其产品的“****”,但其背后涉及的知识产权侵权现象也逐渐浮现出大众的视野。

2021年12月初,奢侈品牌爱马仕就发表声明称,**国艺术家MasonRothschild创作的MetaBirkins系列NFT虚拟手袋抄袭了爱马仕铂金**的设计,侵犯了爱马仕品牌商标权。而此前,NFT****1Up在未经**的情况下使用了超级马里奥形象,也遭到了任天堂**公司的侵权控诉。

因此,NFT到底是数字时代的**富机遇,还是昙花一现的虚假繁荣?一时间,成为了人们争论的焦点。NFT的“前世今生”

NFT是Non-FungibleTokens的缩写,意思是不可互换的代币,它是相对于可互换的代币而言的,即非同质代币。简单地说,NFT是区块链的一个条目,而区块链是类似于**等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数字账本技术。该技术目前主要应用于艺术收藏品、**等领域。

从起源来看,NFT的历史可追溯到2014年。在这一年,RobertDermody、AdamKrellenstein和EvanWagner创立了Counterparty,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点对点金融**和分布式开源互联网协议。Counterparty允许创建资产并进行去中心化交易,从而为用户创建自己的可交易货币提供了一种方式。

此后在2016年,Counterparty与流行的集换式卡牌**ForceofWill合作,并在Counterparty**上推出了他们的卡牌。在该**当中,《意志力》成为了北**销量排名第四的纸牌**,这也证明了区块链所能够带来的价值。

然而,真正推开NFT大门则是在2017年。

这一年,伴随着以太坊的崛起,CryptoKitties出现在了社会大众的视野当中。CryptoKitties是加拿大温哥华的一家名为AxiomZen的公司所推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虚拟**,允许玩家领**、喂**,以及交易虚拟**。

图源:CryptoKitties

这个类似于“电子宠物”的**在推出后瞬间一炮走红,人们通过交易它们获得了令人疯狂的利润。据报道,在当时,一只虚拟**的价格彪至10万**元(按当时汇率约合75万人民币)。人们开始认识到NFT的真正威力。

在此之后,NFT的繁荣局面逐渐打开。2021年3月13日,**国数字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TheFirst5000Days》,在全球顶级拍卖行佳士得以6934.625万**元(约合人民4.4亿元)的拍卖价成交,创下了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的第三高价。

而此次拍卖结束之后,锡安·威廉姆森、村上隆、SnoopDogg、埃米纳姆、TwitterCEO、姚明等各界明星、艺术家,也纷纷通过各种NFT**发布了NFT。

据NFT市场跟踪网站NonFungible的数据显示,在2021年11月,加密市场在各个领域中迎来突破**的增长,DeFi(分布式金融)总锁仓量(或“TVL”)突破2880亿**元(约合人民币18337.5亿元)创历史新高,环比增长32.7%,BTC和ETC也突破历史的峰值。这也预示着在未来NFT市场将持续向好。为啥这么招“稀罕”

NFT这项技术与数字艺术的融合,还得从社会客体对高雅文化的“真正艺术”渴望来说起。

在上个世纪60年代兴起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当中,社会文化被更细致的分化为高雅文化(HighCulture)以及通俗文化(LowCutlure)。

根特大学教授StijnDaenekindt表示,所谓的高雅文化是在同一文化圈内所形成的具有广泛信仰的文化,并且具备欣赏与留存价值(例如视觉艺术、歌剧、古典音乐等)。而与之相对应的通俗文化则代表的由工业科技发展所大量繁殖的以**、休闲为主内容的消费**文化(例如电影、漫画、小说等)。

由于高雅文化的形式构建是基于较高的经济基础与教育背景,使得能够接受高雅文化也成为了“上流社会”或“**英层次”的象征。这也是很多人积极投身于高雅文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如何才能断定一个文化形式是否能够被划分成高雅文化,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该文化形式是否具有“光晕”(Aura)。

思想家沃尔特·本雅明首次提出“光晕”理论,并认为高雅艺术应该是一种“遥远之物”的**的显现,“此次此刻”也是显像的一部分。“光晕”意味着一种“****”和“在场**”。

然而,随着科技的进步,机械复制时代的到来,大量的艺术复制品开始快速的传播开来,艺术品具有了消费品的属**,从失去了“****”和“在场**”。这是对“光晕”的毁灭**打击。

但是,科技的进步并未将所谓的“高雅文化”毁灭殆尽。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持,NFT将大量网络艺术品或图片成为了**的“孤品”,每一件基于NFT创作的艺术品都被赋予了**的数字代码从而使得它们都具了有****,大规模复制成为了不可能。

由于NFT图片不可被复制,数字艺术再次被赋予了“****”,而图片的**也意味着欣赏不再是随时随地,“在场**”也重新回归。

因此,在NFT的加持下,每一件作品都被赋予了“光晕”,成为了具有“高雅文化”属**的、具有观赏价值的艺术品。并且随着该技术的出现,NFT的持有者被也界定为社会的“上流人士”或“**英人**”,令其获得来自外界其他阶层的崇拜,吸引了众多的追求者。

由于NFT的出现,“高雅文化注定被科技打压、驱逐”的理论则成为了伪命题,“艺术在科技下消亡”这一观点发生了颠覆**的转变。虽“茁**”成长,但依旧存有危机

尽管NFT能够通过将其产品赋予“光晕”的方式使其成为艺术收藏品,并获得众多用户的拥簇,但也并非说明NFT的未来便注定坦途。

首先,NFT产业发展仍旧处于初期阶段。大家不断将NFT与艺术品、卡牌、**结合起来,成就了现阶段**火热的NFT呈现形式。但无论加密货币还是NFT始终都在围绕币圈的流量进行着,而NFT的应用场景却始终困在了“艺术”这个圈圈中。

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媒体学研究员谢韩伟**士向亿欧表示:“NFT的发展目前还未从初始阶段真正走入发展阶段,当下的火热是因为人们乐于为更具有名气的东西买单,而不是真正有价值的,这个事情对于有没有区块链或者NFT加持没有太大意义。”

因此,NFT是否能够真正走出“艺术怪圈”,真正达到“NFTisnotonlyart”,并赋能其他行业目前依旧是一个未知数。

此外,正是由于NFT的产业还未发展成熟,其管理的不完善也导致其存有潜在的法律风险。例如在**国,知识产权法便可能给NFT买卖双方带来重大侵权风险。

在**国知识产权体系中,任何原创作品——无论是音乐、绘画、书籍,还是其他“具有**低限度创造**有形作品”都受联邦法律保护。但相关法律要求,这些作品需要在**国版权局注册才能受到法律保护——此所谓“保护”是指:作品权利所有人可以据此向侵权者提起侵权损害赔偿。

NFT作品的买卖行为全部是在区块链网站上完成的。只要买家能够确认原始销售帐户与艺术家(作者)相关联,那么买家就可以认定其所购买的的作品便是一件“正宗”的数字作品。

然而,区块链网站却难以告诉买家:这些已经上架的“数字珍品”有可能属于第三方所有且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一个副本(剽窃版)。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买家的此次购买行为则不受法律保护。如果买家将此作品转卖,可能会因此承担重大的法律责任。

正式因为NFT在**“数字艺术”的独一**方面依旧存在缺失,从而导致侵权案件的出现。

尽管NFT的发展迅速并获得了大量的簇拥者,但是这并不等于NFT将会“一路长虹”。正如**国知名作者JeffJohnRoberts所说的那样,“不能否认NFT似乎每天都在给我们带来惊喜,并且现在仍有不少人认可NFT有价值,而且愿意为之付出很多钱。但是他们‘拥有’的东西其实非常有限”。

上一篇:神十三乘组再出舱!为何太空出舱的每一步都令人惊心动魄?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舟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