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都市网
首页 > 生活资讯 > 正文

冯吉才:我不是在找文学,是文学来找我的。

艺术家出版后,冯基才说:不是我去文学,找人物和故事,而是他们来找我,他们会出生,这样的过程。你为什么这么说?这本书的原意是什么?为什么书的书名来自我?

谈到这本书创作的核心,冯吉才对记者说: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一名作家,有些人知道我在做文化遗产保护,但不知道我是一名画家。事实上,在我1978年写作之前,我画了15年,专业了15年。早期绘画是为了复制古代绘画,所以我写了关于冯仲莲的文章,在我的小说中复制了一些东西。

经过十五年的绘画,在新时期,我完全投身于文学,这实际上就相当于放下了另一支笔。画家的思维是一种完整的形象思维,与作者的思维不同。作家有形象思维,画家则是纯粹的形象思维。画家对生活很敏感,对事物很注意。他和任何人都不一样。他有非常独特的东西,可以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有一种对美的渴望。

这些东西并没有消失,常常在我的心里。最重要的是,他们以这样的方式看待生活。二是我可能比普通作家更注重绘画世界,更注重绘画世界。所以当我去世界任何地方的时候,我所要看到的就是博物馆和画廊。我也关注世界绘画的潮流,当代绘画的各种观念,画家的命运,以及画家在不同时代的命运。

冯基才说,八十年代,中国画最大的变化是画家与时代的融合,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那个时代也是一个激情的时代,画家和那个时代完全结合在一起。那时候,我也怀念七十年代的‘草根’画家。那是一群年轻人的精神至上,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生活是很独特的,他们在文化中的环境是贫瘠的,但他们自己的精神却充满了欲望。所以我想写一本书,中间部分,叫做艺术家的生活华尔兹,这是约翰施特劳斯的华尔兹的名字。我想写一本这样的小说,但由于其他原因我没有写。

创作小说艺术家的令人兴奋的想法是在20世纪80年代。我认为作家的工作是创造生活和人物。当他有一个想法时,做一个类比并不一定是正确的类比。我想他的精神是怀孕了。受孕后,他没有感觉到,但它正在成长。后来,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写了上帝鞭子和三寸金莲花之后,我更加关注文化小说。然而,当代绘画的所有思想,画家的命运,都在继续进入这种‘怀孕’的生活,我的心绝不是一部小说,它是一部好小说,同时它正在成长。

三、三十年之后,特别是本世纪初以来,商品浪潮席卷中国,进入了商品消费时代,画家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发生了变化。不同的画家有不同的命运。我看得太多了。我的怀孕生活成熟了。当它真正成熟的时候,它激发了我写作的欲望。

我只是没有时间写,因为我在做文化遗产的拯救。最近几年,我似乎老了,爬上楼梯有点困难。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是一名运动员。我打断了半月板,现在半月板断了,所以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在书房里。我一坐在书房里,就想到要那本小说。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写的是一群艺术家,上世纪70年代没有精英文化,当时不为人所知,八十年代以后,他们中有些人成了社会知名的艺术家。当然,我在这里写的艺术家有更广泛的含义,不仅画家,还有音乐家以及其他人,都是年轻人。我非常熟悉天津的一群年轻人,尤其是在旧租界地区的城市地区。

这本书的书名也是从书名里出来的,自然也出来了。在我看来,他们是一群艺术家。

辽沈晚报Zaker沈阳记者李爽

上一篇:劳力士发黑艺术疯狂DJ米老鼠手表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