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的新房都在三环外了 家居配送还要加收运费 该改改了吧 西安家居行业应重新划分运费收取范围圈

2022-05-13 07:32:38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华商网

“三环以内免收运费,三环以外按公里收费。”但凡装修购买过家具建材的消费者都应该听过这样的送货规则。在西安市城区选购家具建材基本上都是按照三环划圈,多年来一直按照这个“圈”收取运费。

但随着西安城市**架拉开,地产开发速度加剧,三环以内新盘屈指可数,新开发的楼盘向浐灞、草滩、沣东、长安、高陵等周边辐射。如今选购家具建材的主力军都在三环以外,那么“三环以外按公里收费”这个行业普遍使用的规则是否还适用?新盘向绕城以外辐射,家居行业收取运费是否也要重新“划圈”?近日就这个问题,华商报记者走访多家家居卖场进行了解。

购买家具建材运费近千元

消费者吐槽运费**不够人**化

近日网友“山河”对自己花了15000元购买沙发茶几被告知还要承担200元运费提出质疑。他表示自己新房在空港新城附近,装修时在西安城区多个家居商场购买建材家具都被告知要收取运费,从瓷砖、木地板购买到定制、家具选购,甚至窗帘安装都要收取一定的运费,简单计算了装修花费在建材家具上的运费就将近1000元。商家收取一定的运费能理解,毕竟有些地方确实远。但是否该考虑下,西安新建的大多数新盘已经超出三环了,再用三环作为运费**,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的确,西安这几年的新盘大多在三环以外,曾有数据统计西安纯新盘以环线内楼盘占比数据发布为:一环0%,二环内0.5%,三环内12.5%,绕城以内30%,绕城以外57%。也就是说超过80%的新房都在三环以外。如此,是否意味着10个要购买建材家具的家庭,至少有8个需要额外再承担一笔家居运费?

运费收取范围行业无统一**

正在打破三环界限

近日,记者走访了居然之家西安总店、大明宫建材家居北二环店以及百花门业等家居卖场内的多个品牌,就消费者反映的主城区家居品牌运费收取范围和**进行了实地了解。

记者了解到,传统的“三环以内免收运费,三环以外按公里收费”这个界限并不是西安家居业统一的**和规定,而是多年来商家在运输过程中的经验总结自然而然形成的共识。“原来西安市大多楼盘在三环以内,我们用三环以内作为服务准则,其实是满足了大多数消费者的需求。不管是三环外还是三环内,商家该给配送工人、司机支付的工钱,油钱一样都不少,只是市内相对距离短,耗费的时间成本小。超过三环更远的地方,可能还需要专门的货拉拉,还有过路费、司机工人饭钱等,因此会收取一定的运费。”一软装品牌导购孙先生介绍。

马可波罗瓷砖导购表示,三环为界是原来的运费收取**,随着这两年新盘向外辐射,大多数选购瓷砖的人配送距离都超过了三环,有消费者住在了高陵、咸阳、草滩,甚至还有富平、鄠邑等周边区县的市民来西安选购建材家具。路程较远的区县还是会收取一定的运费,路程较近的如高陵、草滩等能免则免。消费形式在变,规则也在逐渐被打破,不会过于**板。

产品属**、仓库距离、单值大小等

都与是否收运费相关

采访中记者发现事实上当下家居配送运费方式正在打破传统的以三环为界,但对于到底哪些区域要收运费,如何收取费用各个品类商家都有自己的衡量**。

卡宴地板总经理毛宇表示,木地板行业运费收取比较灵活,首先看产品单值大小,如果单值较大,绕城以内**括周边的高陵等都可以不收取运费。但如果消费者只定20-30㎡的地板,就要收取货车运费,基本上4元/公里,绝大多数消费者能理解。

萨米特瓷砖总经理王先生表示,收取运费也跟产品的属**有关,有时候品牌做活动会出超低价产品或补贴产品,几乎没有利润,这时就会跟消费者提前讲清楚要收取一定的运费。如果要送的地方距离品牌的仓库较近,也会适当减掉运费,比较灵活,消费者也可以选择自己叫车拉货,商家还可以提供物流发货自提。

“软体类大多数会把运费摊在产品上,其实这也是一种销售方式,去掉运费的概念,让消费者更好接受。”从事软体家具销售十余年的张先生说,家居零售本身就是把人员工资、店面房租等成本分摊在产品上,加上运费,对每件产品售价并没有多少影响。只要产品价格合理,名副其实,消费者也能接受。但要送到距离西安较远的市区运费还是会提前讲清楚。运费是付给货车司机的,很透明,消费者也可以在市场上了解。

>>记者说话

以三环为界已不符合需求

家居行业需要重新画个“山水圈”

这两年随着市场竞争加剧,以及线上对传统行业的冲击,线下实体家居品牌一直强调线下极致的服务和体验感,在家居品牌服务和产品陈列、款式、设计上花费了不少心思,但忽略了家居产品的运费**这些年却“始终如一”,用三环“圈”定了自己也限制了消费者,这一生**的**会给消费者带来非常不好的体验感受。

实际上部分品牌已摒弃了传统的“行业**”,灵活地为消费者提供服务。其他品牌是否也应审视下这一“**”是否实用,是否会成为销售路上的“绊脚石”,毕竟极致的服务体验都是在细微之处体现的。

随着今年西安都市圈发展规划的发布,辐射面积更广,家居产业是否也应紧跟政策规划,给行业重新画个“山水圈”?北至渭河,南至关中环线,西至西咸,东至浐灞……这样也能让品牌的辐射范围更广。

图片来源:东方IC

在教培机构转型中,除了职业、素质、智慧教育等热门赛道,语言培训也逐渐受到关注。

去年底,中文学习**LingoAce完成B、C轮融资,总金额共1.6亿**元,让许多人把目光又放在了语言培训上。

高途、好未来、作业帮等K12教培机构的转型动态,似乎都对语言培训跃跃欲试。

语言培训,是一条“救赎之道”吗?

国内语言培训,天花板已至

纵观近一段时间的融资消息,相关机构的主营业务不是出海教中文,就是国内青少年语言康复,与国内的语言培训关系不大。

目前,在国内,语言培训的市场已经陷入饱和。

在K12之下,VIPKID、阿卡索、扇贝网、流利说、51Talk、伴鱼、鲸鱼外教培优等早就挤占了赛道。而在合规压力下,语言培训机构可能与K9教培机构一样,面临转型。

在K12之上的成人教育,不少机构已经印证了赛道的竞争压力。前有**联国际教育的上市即**,后有流利说陷入退市边缘,语音培训的盈利难题始终没有明确答案。

而在考研和留学等刚需赛道,一方面,这里巨头云集且已深耕多年,目前转型中的巨头机构也已有所动作。比如留学赛道,除了新东方,好未来表示要瞄准语言培训、留学、考研和考公这几个细分领域。高途此前与土豆教育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表示将在留学语言培训业务上开展深度合作。跑出新玩家的机会非常渺茫。

还有小语种语言培训,市场需求量很难形成规模,此前,不少机构曾获得融资,但融资消息都停留在了五年前。

吴昕是西北地区某城市**的小语种培训机构负责人,她对蓝鲸教育表示,在小语种培训中学日语的人**多,但是法语、西班牙语、德语等需求很少。来学习小语种的人有两类,一种是高考另辟蹊径的;另一种是高中就想去欧洲留学的。吴昕的机构一年的流水**多能达到300万元左右,这还是在2020年之前的**,2020年由于疫情许多出国项目中止、导致**骤减。

吴昕说:“疫情后小语种培训基本不赚钱,现在我手下的**们去做**翻译我都帮她们联系,因为**越来越少。”

出海语言培训:急切扩张

和国内语培赛道拥挤程度相反的是,拿到了数亿级融资的语言类培训机构,在中文出海的浪潮中急切扩张。

外交部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球共有180多个**和地区开展中文教育,其中70多个**和地区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国、俄罗斯、爱尔兰等国甚至将汉语列为高考科目;外国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超过2000万,累计学习和使用中文的人数接近2亿。

在国内,几年前就已经有机构斩获中文出海的先机,几家海外的中文教育龙头公司,都是**团队创建。LingoAce总部在新加坡,但其运营中心和技术服务中心在北京,教师培训中心又在武汉,几轮融资的投资方几乎都是**VC,目前LingoAce已经开辟了新赛道英语教学;VIPKID早在2017年8月就曾推出海外品牌LingoBus;悟空中文,也是由去新西兰创业的**人创办的,悟空中文目前已衍生出了中文、数学等多学科的在线教育产品。

此外,新东方也推出了比邻东方旗主要面向海外华裔儿童;学而思也开设ThinkAcademy(**国学而思分校)提供中文教育课程。从布局看,这些公司的目标是,在**人多或者华裔多的地方,将**的在线教育模式复刻至海外。

曾被两次公派至海外孔子学院的对外汉语**张娜认为,在疫情中不能进行线下培训时,LingoAce等出海中文教育**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口,而且现在这些**成为了许多孔院**、或者前孔院**的**形式,也补位了孔子学院在互联网教学上的不足。

张娜向蓝鲸教育介绍道,海外孔子学院的教师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志愿者、另一种是公派**,平时**们要在教学点上课,没课的时候要去办公室帮忙,参与孔院组织的各种研讨会、中文比赛、文化体验营、孔子学院日、**等等。虽然平时很忙,有时候去的地区还很艰苦,但是孔院**的**并不算高,以她的经历为例,公派教师每个月2000**金、志愿者是每个月1000**金,不论是公派还是志愿者,都有独立租房和交通补助。

张娜表示,这个工资差距还是与国内一线城市差距比较大,并且很多教学点的物价并不便宜,孔子学院的**也会像国内白领一样做“月光族”,一开始**们的副业是做当地代购,现在进行**教学是不错的选择。

其次,张娜认为汉语市场上的教材远没有英语市场教材成熟,出海汉语**的课程构成则比较系统**。例如在孔子学院教学时,张娜和同事经常吐槽的就是教材,她们还曾接到过教幼儿园小朋友的重任,当时都是下一周要去上课,前一周自编教材,张娜认为LingoAce、LingoBus等**课程的撰写逻辑还是值得肯定的。

语言培训,“赚**”言之过早

虽然出海中文教育**看起来热闹、相关公司也在急切扩张,但目前的市场规模似乎看不到****的可能**,也就是说语培赛道“赚**”言之过早。

首先,出海中文教育市场虽然火热,但空间有限,目前整体市场规模被认定为“至多数百亿”。

凯富利资本资深投资经理马超杰对蓝鲸教育表示,在投资人眼中,这个赛道是纠结的。看似学中文的人很多,但是他们大多并不是刚需;而且海外中文教育过于分散,他们有当地大学和孔子学院支撑,纯粹用在线教育学中文的人实际上没有这么多;主要市场只有东南亚和欧**华裔的小朋友,所以出海去做中文教育这个切口本不算大。

由此看来,出海教中文并不能扛起“双减”后的大旗,甚至不能成为一些K12公司的第二增长曲线,例如LingoBus虽然宣布用户增长迅速、VIPKID也将其视为希望,但似乎对“双减”后的VIPKID业绩贡献甚微。

其次,出海中文教育市场**亟待树立,这也是行业良**运作的基础。

张娜表示,在回国继续做英文**后,她发现海外的中文培训和**的英文培训,教师规范**不可同日而语,海外中文培训有着“证书乱、中介乱、机构乱”几大痛点。

目前我国并没有实施国际汉语教师资格证书统一**,对外汉语教学中**受业界肯定的证书是“国际汉语教师证书”(现更名为“国际中文教师证书”)。但“国际中文教师证书”也仅仅是受教育部推荐的证书,即对已从事或有意愿从事国际汉语教学教师及相关人员教学能力的认定证书,它并不是资格证书,与国内教育机构要拿到教师资格证才让**上岗的情况还是有区别。

此外,蓝鲸教育发现,LingoAce招聘对外汉语教师的要求,普遍低于作业帮、高途等机构招聘中小学英语教师的要求。例如LingoAce要求的**只需一年教学经验即可,英语也只需要过6级即可(非必须),但作业帮要求的英语**需要5年经验;高途要求的英语**需为硕士生。

还有LingoAce带有销售**质的学管主管,只需要大专**即可。但原某家教**的学管主管对蓝鲸教育表示,海外中文教育**的沟通很重要,专科**的学管是否能在国际化的沟通氛围中顺利接洽,他本人仍存有疑问。

此外,目前出海中文教育**的教师待遇水平相对较低,很多招聘显示的薪资为7-10k/月,也不及国内在线教育公司。这就导致了许多**在**做**,而不是全职,**教师的水平也参差不齐。因为长期想将在线中文教育作为事业发展的教师,需要兼顾各个地区的时差,“**陪着月亮、白天伴着太阳”,还要做课件、会销售、维护家长,压力也不比国内机构小。

所以,如何筛选优质师资、建立起行业规范、推动行业良**发展,仍是出海中文教育**需要考量的问题。

虽然语言出海想要撑起一片天的难度很大,但作为试水却是个不错的选择。海外中文培训的客单价不低、用户基数相对较大;选择在线中文学习**的,也是学习意愿强、支付能力强的用户,虽然市场空间不大,但是可以做到“小而**”,继而为在线教育**发展其他海外业务“先下一城”。语言培训之后,奥数、物理、化学等学科已经在准备“东南飞、欧**飞”,这些出海业务能否开辟新的增长点,可以拭目以待。

上一篇:*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加快构建新能源供给消纳体系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舟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