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杠坡战斗中,与队伍失散的红军*成立地下党支部

2022-05-13 17:04:58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青杠坡的火种

■魏永刚

在黔西北连绵的大山里,青杠坡并不显眼。这里沟不深,山也不算高,不过是赤水河畔的土城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因为红军在这里战斗过,这座小山坡就走进了历史。

这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1月28日,红军与尾追之敌在此交战,虽予敌重创,但未能全歼。此时,敌人后续部队迅速增援上来,对红军侧背发起了攻击。中革军委果断决定,立即撤出战斗。红军连**渡过赤水河,揭开了“四渡赤水”的序章。

但也有一些红军因伤病留在这片山坡,书写着另一种人生。我的思索,就从这些与队伍失散的红军开始。

何木林是红三军团第五师的一个班长。他左腿受伤,失血过多,昏倒在青杠坡。战友们都以为他牺牲了。战斗结束的第二天,他被冰冷的雨水浇醒,挣扎着爬起来,正好遇到两个上山的小孩。

两个小孩回去告诉了父母,天黑以后,孩子的父亲找到山上,把何木林背到附近山洞里掩护了起来。这位从江西会昌参加红军、又跟随长征队伍走过好几个省的红军战士得救了。

何木林活了下来,已属万幸,但要谋一份生活,并不容易。面对敌人的严密搜查,何木林知道自己说一口江西话,容易被认出是红军,只好装作聋哑,用手比划着在附近村庄打零工。这样有口不能说的日子,他过了十多年,一直到1949年县城解放。

今天的土城,建立了四渡赤水纪念馆,保留了许多红军战斗、生活的旧址,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那次,我在土城只小住两日。在晨曦微露、山风吹拂、万籁俱静的时候,我独自走上那条石板老街,心中想象着:当年那些红军失散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僻壤,会经历怎样的孤寂和困苦?

**革命的史册中,不乏这样令人动容的苦风凄雨的篇章。但更让我们的情感泛起波澜的是先辈对待苦难的那份姿态。

宋加通是另一位在青杠坡战斗中因受伤掉队的红军。一位老人把他藏起来,用土法为他疗伤,宋加通才渐渐好起来。身体刚刚**,他听说几十里外有一个淋滩村,也有几个与队伍失散的红军。宋加通拖着虚弱的身体,步行几十里路,找到这个村庄。

那时,部队已经走远,但宋加通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一名革命军人。到了淋滩村后,他找到这些失散的党员,**成立地下党支部。

今天,淋滩村的宋家老屋前面,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宋加通和那几位失散的红军就是在这里成立了**党支部。直到1938年,他们才找到上级组织。

何木林在困苦中展现出红军战士的情怀,宋加通在艰难中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本色。

20世纪50年代,何木林被认定为红军,政府每年发给他一笔生活补贴。在当时,这项补贴比他一年的工资**还高。然而,一直到1979年他去世前,老人从来没有领过这笔钱!

今天的人们总在问“为什么”,何木林老人的家人回忆,老人常说的一句话是:我能多活这么几十年,已经比战友们幸运多了。

新**成立之后,何木林和村里人一样在土改中分到街上的一处房子。但是,他的5个子**,有3个夭折,家里人口不多。当时他见有的邻居家里孩子多,住房紧张,便把自家的房子让给了邻居,自己带着家人搬到村边一处小房子居住。

后来,当地政府有意照顾,准备把何木林的儿子,安排到市里的机关工作。何木林得知后阻止了,他的理由是:红军后代,要工作也不能坐办公室享福,得到艰苦岗位上和老百姓一起吃苦。就这样,他的儿子选择到遥远的息烽县一个煤矿工作,一干就是一辈子!

何木林去世的时候,留下遗嘱:**后要埋到青杠坡,和战友们永远在一起。

情到深处苦亦甜。何木林对青杠坡生**难忘,而宋加通则把一腔深情寄托在赤水河边的柚子林里。

20世纪80年代,宋加通回江西老家探亲,见到当地蜜柚又大又甜。这引起宋加通的思索:这柚子能不能在赤水河边生长?淋滩村的老百姓是不是也能通过卖柚子增加一份**?

临行前,他**选了几株幼苗。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路线,辗转千里,宋加通把幼苗带到了淋滩村。他先在自家院子外头试种。没有想到,这柚子树到赤水河边也枝繁叶茂、果实累累。村里人纷纷来移栽,种柚子的农户在淋滩村渐渐多起来。淋滩村如今有三百多亩柚子林,人们取名“红军柚”。前几年,淋滩村脱贫摘帽。村支书说,柚子产业发挥了重要作用。

何木林与部队失散后,在一个陌生地方谋生活,十多年不能开口说话。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苦。生活安定下来,他有了补贴却不去领,他想到的是**,想到的是比自己更困难的**众。

何木林让我们理解了什么是红军战士,宋加通则让我们想到另一句话:共产党员就像一粒种子。

宋加通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就念念不忘找组织。找到几名党员,他们立即成立党支部。后来,即使回一趟老家,他也牵挂着曾经救过他的乡亲、曾经战斗过的那片土地。虽然因为负伤,他没有走完长征路,但是他点燃了一个小山村革命的火种;和平的日子里,他又把树苗引种过来,留下一片片柚子林。他不就是一粒种子吗?

仰望青杠坡,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是苦,什么是共产党人的苦难与辉煌。何木林、宋加通,还有那些牺牲的烈士们,用他们艰辛的人生昭示我们:共产党就是为人民吃苦,和人民一起吃苦,吃常人吃不了的苦,就是要在苦难中奋斗,迎来中华民族**复兴的辉煌。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被称为“欧洲三**”之一的“阵风”战机,近年来一直倍受世界各国空军青睐。前不**,法国达索公司宣布,为完成海外客户订单,“阵风”战机产量将增至每月3架。

追溯“阵风”战机发展史,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位法国著名飞机设计师马塞尔·达索。70多年的战机设计生涯,他为法式战机注入灵魂。达索一生痴迷于航空事业,对法**空业发展功勋卓著。他先后主持设计了“飓风”“超军旗”“幻影-2000”“阵风”等30多种型号战机,跨度从**代到第四代,制造数量7000多架,创造了世界航空工业的一个奇迹。

达索敢于创新又稳中求变,他提出的“渐改法”设计理念,是法式战机的鲜明标签。时至今日,这一经典设计理念仍深深影响着世界航空工业的发展。

法国著名飞机设计师马塞尔·达索——

“阵风”源自法兰西

■杨元超陈子轩

今年1月19日,6架法国“阵风”战机飞抵希腊首都雅典以北的一个空军基地,正式交付希腊空军。据报道,希腊是欧盟**中**购买法国“阵风”战机的**。新华社发

达索与他早期设计的“神秘Ⅳ”战机合影。资料照片

“比埃菲尔铁塔更高的是人类的翅膀,我一定要去造飞机”

1909年的一天,欧洲**高建筑巴黎埃菲尔铁塔迎来被“超越”的时刻——一架飞机缓缓飞向天空,机身轻巧地掠过塔尖,相比6年前莱特兄弟离地仅3米的首飞,人类**天空又进了一步。

这次飞行,让法**空先驱兰伯特伯爵以及他设计的飞机,一同载入了世界航空史册。

在航空事业尚处于探索初期的年代,选择从事飞机设计工作,被视作异想天开的事。17岁的达索常常仰望广袤天空,心中梦想始终燃烧着他的斗志:“比埃菲尔铁塔更高的是人类的翅膀,我一定要去造飞机。”

法国国立高等航空航天学院,是达索的梦想初始地。求学期间,达索表现出惊人的动手能力。几块破木板,经过他的裁剪、加工、组合,就成为一件看起来有模有样的飞机模型。

达索是公认的“飞机迷”,每款新飞机试飞都不会错过,甚至有一次专程从巴黎赶赴加莱,只为见证人类历史上首次飞越英吉利海峡的经典时刻。

青年时期,达索身边常常围着一**志趣相投的朋友。俄国人格列维奇就是其中之一,他们一起聊李林塔尔、莱特兄弟、兰伯特伯爵,一起探索研究、畅想未来飞机,一个个创新火花就在一次次“碰撞”中神奇般迸发出来。

毕业后,达索被选送到法国著名的默东航空实验室工作。当时,飞机只能飞起来,还不能飞得快、飞得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材质可靠的螺旋桨。

达索把螺旋桨制造作为科研攻关的**目标。像莱特兄弟在自行车店里研究飞机一样,达索的**所“航空实验室”设在岳父的家具厂,这里各种类型的木料可以用来制作螺旋桨样品。

演算绘制图纸、制造同比例螺旋桨、加装发动机地面试车……没过多**,达索就打造出螺旋桨样品。一开始,螺旋桨匀速转动,随着发动机转速加快,螺旋桨很快折断,飞出十几米远。

重新论证、改进设计、开展试验……那段时间,达索整日蓬头垢面,对航空事业的痴迷让他达到忘我的境界——厂房角落里堆积着一摞摞图纸,地上铺满了废弃的螺旋桨样品。

直到有一天,螺旋桨样品运行测试成功,得到一组组可靠数据,年轻的达索兴奋地从地上蹦了起来。这意味着,达索找到了桨叶设计的**佳比例。

螺旋桨问题攻克了,但不菲的材料成本成为萦绕达索内心的一道难题。“可以试试将薄木板粘连起来。”在达索冥思苦想之时,木匠出身的岳父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达索尝试将扇形排列的板材粘连起来,累积到足够厚度,构成螺旋桨的剖面轮廓,再修整成型。这样,常见的木杉薄板也可以用来制作螺旋桨。

达索把这款螺旋桨命名为“闪电”。在“闪电”螺旋桨问世前一个月,法国空军“超级王牌”飞行员乔治·基尼莫向航空部门提议:“我希望新的飞机要飞得更快,或许应该在螺旋桨上下点功夫。”

“闪电”诞生后不**,基尼莫驾驶着改装“闪电”螺旋桨战机参加空战,创下一天击落3架敌机的战绩。一年后,装备“闪电”螺旋桨的“SEA-IV”型双座战机飞向蓝天。这一处**作也让达索收获了为法国空军上千架战机加装螺旋桨的订单。

“对一种战机,一次只能进行一项重大改进”

1982年5月4日,英国皇家海军“谢菲尔德”号驱逐舰航行在南大西洋马尔维纳斯**岛附近。自恃有着先进对空雷达和防空导弹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完全没有把阿根廷空军放在眼里。

此时,两架“超军旗”战机以超低空掠海飞行避开探测,接近英舰后突然跃升,启动雷达、锁定目标,两枚“飞鱼”导弹**准命中舰体。没过一会,“谢菲尔德”号燃起熊熊烈火,直至坠入海底。

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空射反舰导弹击沉战舰的场景。在全世界谈论这一经典战例时,已经90岁高龄的达索,仍在办公室里埋头研究“超军旗”改进型战机的方案图纸。

“超军旗”战机服役初期,法国海军认为达索设计的这款战机过于保守,与之前“军旗IV”战机没有太大差别。事实上,马岛战争中“超军旗”战机的高光表现,直接让法国海军“打脸”——加装对海探测雷达和反舰导弹发射设备……与“军旗IV”相比,“超军旗”战机在应对海上作战方面有了很大改进。

这一切要归功于达索独创的“渐改法”——他设计的战机不像国外同行那样放弃旧型号构型、完全另起炉灶,而是在旧型号战机的基础上改进升级,由量变积累为质变,确保技术稳步提升,并拓展多个型号满足不同客户需求。他常常对下属说:“对一种战机,一次只能进行一项重大改进。”

达索独创的“渐改法”同样体现在“幻影-2000”的研制过程中。“幻影-2000”采用了无尾三角翼的经典设计,因为外形酷似过去的“幻影Ш”战机,也被世人称为“超级幻影Ш”。

尽管外表与“幻影Ш”战机很像,但其部分**能进行了改进升级。“幻影-2000”搭载了先进的涡扇发动机和中距空空导弹,具备强大的空中作战能力。此外,针对三角翼设计滑跑距离长、着陆**能差等问题,达索进行了一系列针对**的改进——通过风洞试验,找到放宽静稳定度的方法,不仅改善战机起降**能,也大幅提升空中机动**;为解决放宽静稳定度后战机操纵难的问题,他首次在战机上加装了电传操纵系统。如今,这种改进设计,已作为经典案例写入各**空设计教材。

“循序渐进不一定是保守,小步快跑比连续跳跃走得距离更远。”第34届巴黎航展上,“幻影-2000”战机接连做出多个高难度动作,展示出高超的起降和机动能力,受到多国空军青睐。

那时,达索受邀回到母校进行演讲。有**问:“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达索若有所思地说:“要取得成功,就必须工作、工作、再工作,然后还要有点运气,要赢得这点运气,就得把敢于创新和谨小慎微结合起来。”

“赏心悦目的飞机,才能飞得平稳舒适”

“我有中耳炎,这辈子只坐过一次飞机,还是从监狱回家……”晚年面对媒体采访,达索以一如既往的平和语调,将记忆拨回至那个不堪回首的战争年代。

1945年,已经在纳粹监狱羁押多年的达索得到释放。这一年,达索53岁。在监狱里,他长期遭受虐待,身体极度虚弱,但他始终没有忘记为法国造战机的神圣使命。

回到巴黎的**件事,他将名字从“布洛克”改为“达索”,这是他的哥哥保罗将军在法国抵抗运动中的化名。随后,达索以个人名字创建了法国达索飞机制造公司。

那时候,喷气式战机已经问世。受战争创伤影响,法**空业在该领域研究远远落后**英两国,法国空军只能引进英国“吸血鬼”战机以解燃眉之急。为了研制喷气式战机,达索找到机场旁一间废弃的飞机维修车间作为厂房,自筹资金开展战机研制工作。“我要确定好战机各项设计数据,诸如机身长度、机翼翼展、尾翼位置、发动机类型……”达索回忆说,那段时间,在狭小逼仄的厂房里,他既当设计师又当工人,既要设计图纸、开展试制,还要协调各种加工作坊生产零部件。

2年后,达索将法国**架喷气式战机成功送上蓝天。他将这款战机命名为“飓风”,寓意是法**空业像飓风一样飞速前进。“飓风”战机的海外表现也正如其名——这款战机诞生后,受到多国空军追捧,订单接踵而至,在世界军贸市场上刮起了一阵“达索旋风”。

为了感谢达索对法**空业作出的突出贡献,戴高乐将军将他的《战争回忆录》赠送达索,并在书的扉页写道:“为纪念我们的这场浴血奋战,对您为法国的贡献,致以崇高敬意!您永远的朋友戴高乐。”

值得一提的是,在研制“飓风”战机时,达索敏锐地发现了足以改变航空设计格局的新设备——计算机。

起初,达索只是想通过计算机绘制设计图纸。随着研究深入,达索公司科研人员开始从开发单一设计**,转向研究用计算机全程**飞机设计。用计算机设计飞机,法**空工业走在世界前列,在随后“幻影”系列战机的设计过程中,计算机得以广泛应用,进一步提升了战机设计效率和设备可靠**。

“赏心悦目的飞机,才能飞得平稳舒适。”在达索70多年的战机设计生涯中,“阵风”是他的得意之作。这款战机通过计算机优化方案,不仅继承了优**高雅的法式战机基因,还采用模块化设计理念,为后续改进升级预留了充足空间。

然而,就在“阵风”战机试飞前夕,94岁的达索溘然长逝,他没能亲眼见证“阵风”呼啸天空的经典画面。时任法国总理希拉克悲痛地说:“他的逝世是法国一大损失,他是在世界航空史上留下光辉业绩的多位先驱者之—。”

“飞机就像灵魂,它们有一对翅膀,经**耐用。即便我离开这个尘世,它们依然可以翱翔蓝天。”达索的遗愿很快变成现实——1986年7月,达索逝世仅3个月后,他的儿子塞尔日·达索作为试飞指挥员,亲手将“阵风”战机送上蓝天。看着“阵风”战机轻盈飞行的场景,塞尔日·达索内心激动不已,这是对父亲**好的慰藉。

上一篇:解放军总*院第二*学中心运用身边红色资源深化主题教育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舟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