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65年的接力守望 几代哨兵与一座大桥的情缘

2022-08-05 03:19:16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奥秘,蕴藏在那浩荡恢宏的沧桑力量中。

说起长江的故事,历史的篇幅太过宏大。如果从长江的故事中找寻一个支点,那么武汉长江大桥,无疑是耀眼的坐标。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作为我国在万里长江上建起的**座铁路、公路两用大桥,武汉长江大桥是一座里程碑。

大江东去,千帆过尽,长虹飞架锁苍茫。从汉阳龟山跨越至武昌蛇山,武汉长江大桥像一条巨龙横卧在长江之上,连接着1300多万武汉人工作和生活的点点滴滴,更承载着万千中华儿**关于母亲河的独特记忆。

大桥建成通车65年来,一茬茬守桥官兵驻守在江畔桥头。如今,武汉已经拥有11座长江大桥。但寒来暑往,这**哨兵始终坚守岗位,24小时守护着**座大桥,确保“万里长江**桥”的安全。

武警湖北省总队武汉支队守桥中队官兵在武汉长江大桥周边执勤。王石杰摄

跨越65年的接力守望——

几代哨兵与一座大桥的情缘

■田健

崇高与平凡

有一种使命在这里延续

与往年相比,2022年的夏天来得早了一些。因酷热难耐,84岁的韩文忠老人辗转反侧。

一声列车鸣笛划破**的宁静。家住武汉长江大桥附近的韩文忠知道,这是一趟由武昌火车站开往北京的直达列车,全车共有16节车厢。

现在,时间应该是凌晨3点16分。

在老兵韩文忠心中,有一张熟悉的列车时刻表。生活中,韩文忠不需要钟表。因为,每趟列车发出的不同节奏,都能让他判断出车次和时间,误差通常不会超过一分钟。

等室内一切都停止了细微颤动,周遭归于安静,老兵知道,天亮之前,不会再有列车经过。于是,他放心地缓缓**去。

在韩文忠的脑海中,铭刻着这样一幅画面——

1957年9月6日晚6时许,**主席迈着矫健的步伐,从汉阳桥头武昌方向缓步走上新建的武汉长江大桥。走到大桥中间位置时,他手扶栏杆,在满天晚霞的映照下,眺望着奔腾的江水和**丽的武汉三镇。

1957年10月,武汉长江大桥正式建成通车。资料图

当时,19岁的韩文忠正屹立在汉阳桥头堡站哨。从那一刻起,他知道自己守卫的不仅仅是一座大桥,而是一个**、一个民族的骄傲与**。他暗暗发誓:“就算自己粉身碎**,也绝不能让大桥受到一点点伤害。”

20世纪60年代,敌特分子潜入武汉,伺机破坏大桥。得知消息后,韩文忠和战友们迅速行动,一方面将大桥封控得严严实实,另一方面全城搜寻敌特分子。连续三天三**的奋战,让敌特分子破坏大桥的妄想彻底破灭。

一次,一辆公交车行驶到汉阳桥头时突然起火。守桥官兵闻讯而动,**时间赶到现场,冒着可能发生****的危险,一边实施救援,一边安抚**众,避免了更大次生灾害的发生……

“大桥总长1670.4米,铁路桥宽19米,公路桥宽25米,共使用铆钉100万颗,使用大型管柱224根,浇灌钢筋混凝土12.63万立方米……”随着年老记忆力的衰退,经常忘记吃饭时间的韩文忠对这些数字却是张口即来。

“全都刻在这里!”韩文忠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从守桥战士、中队长、守桥部队团长,再到大桥保卫委员会副主任,韩文忠在长江大桥边一干就是一辈子。

退休后,单位为韩文忠分配了宽敞明亮的住房。谁知,他嫌分的房子离大桥太远,仅住了一个月,就坚决要求搬回大桥附近的老房子去。

每天清晨,老兵都会站在离桥头堡不远的地方,用他独有的视角来观察大桥,注视桥上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

每年新兵入伍,韩文忠都会走进武警湖北省总队武汉支队守桥中队营区。站在哨位上,这位老兵讲过去的老传统,叮嘱官兵们守好大桥。

站在落日余晖下的大桥上,韩文忠对儿**交代:“我**后,就将**灰从这里撒下去,我要每天都在这里看着它……”

寒来暑往,日月更替。伴随着重重叠叠的脚印,大桥上的哨兵换了一批又一批,守桥的方式和要求不断变化,但官兵们对大桥的忠诚守护丝毫没有变,使命延续,薪火相传。

“全都刻在这里。”若干年后,哨兵李勇浩同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向前来视察的外宾介绍大桥的基本情况。

65年过去,**代守桥官兵践行“誓**守卫大桥安全”的誓言。这些年,先后有1万多名官兵在这里站岗执勤,成功处置危害大桥安全事故200多起,抓获不法分子300多人。

近年来,**对外开放程度越来越高,武汉经济发展越来越好,许多外国友人来到武汉,走上长江大桥。

多元文化在这里交融,对守桥官兵的综合素质提出更高要求。

一次,一名英国游客的小孩在大桥附近走丢。虽然找了好多人打听,但因为语言不通,大家都不知道这名外国人要干什么。

在附近巡逻的大**士兵李俊迎了上去。他用英语与外国游客沟通后,很快和战友们一起协助英国游客找回了走丢的小孩。

掌握一门外语,不仅能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服务,而且能更好地展示**形象。从此,守桥中队将外语学习纳入执勤训练范围,要求每名官兵都要学会用英语进行简单交流,同时还要掌握一些小语种的常用词汇。

大桥与小哨

有一种青春在这里绽放

晨曦里,长江中心的大桥被一层薄薄的云雾**裹着,像穿着一袭含着蒸汽的浅色轻纱。一列动车从黄鹤楼下缓缓驶来,一头扎进纱里。

已是不惑之年的退伍老兵刘斌带着家人从荆州赶来,开启每年一次的大桥之旅。在大桥上走完一个来回后,他在黄鹤楼下的纪念品商店里挑选了一款新出的大桥工艺品。

房间里摆着各种各样的大桥纪念品,家里挂着形形色色的大桥图画,就连喝茶用的桌子也酷似大桥造型。

这一切,并非巧合,而是源于刘斌的父亲刘必党。1975年,刘必党入伍成为一名守桥兵,6年后退役回到家乡。

刘斌回忆,他的童年记忆里,**次接触大桥是在一张二角钱的纸币上,那是由**人民**在20世纪60年代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

在那个工艺品还比较匮乏的年代,父亲将这张纸币和一套大桥的邮**贴在一起,珍藏在一个老式皮箱里。

幼时,刘斌一直觉得父亲这只皮箱很神秘。终于,他瞄准一个机会将父亲的皮箱打开,把里面那两角钱拿出来,换了一根冰棍吃。为这事,他挨了父亲一顿揍。

这是刘斌与大桥的**次邂逅。长大一些后,刘斌得知伯父刘必农和父亲刘必党都曾在武汉守过桥,而且守的是同一座桥。那时,这名少年的心里,对大桥有了莫名的向往。

在父亲的记忆中,那时的大桥还没有修建岗亭,守桥战士一年四季都露天执勤。

夏天,骄阳似火,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烤箱里;冬天,北风凛冽,湿冷的天气能把人冻成一根冰棍。

“要说不苦,那是假的,但想想自己守卫的是万里长江**桥,是连接**南北的经济大动脉,再苦再累也觉得值。再说了,那时候全国人民日子都过得苦!”谈到大桥,年过六旬的父亲**子里透着自豪。

1999年,高中毕业的刘斌入伍来到部队,站上了伯父和父亲曾经站过的哨位。

那时,执勤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大桥两头建起了岗亭,里面装了空调,守桥中队还配了车。

不过,作为跨世纪的青年官兵,他们追求和思考的,显然与父辈们不一样。

随着**经济社会的迅**发展,长江上的桥越来越多,各种国之重器、世纪工程轮番上马。曾经的万里长江**桥似乎从聚光灯里暗淡下来,像一个功成身退的隐者。

经历了短暂的新鲜劲后,站在哨位上的刘斌感觉**多的是**。

在无数个孤独的日子里,每天哨位上日复一日的单调枯燥,让刘斌对自己工作的价值和意义产生了怀疑。似乎属于父辈的荣光与自豪,到他这里已然所剩无几。

直到那天,刘斌执勤时,看到一个货箱从一列驶过的货运火车上掉下来。情况万分危急,险情必须立即排除。他箭步冲到轨道上,拼尽全力一点一点将货箱移开。

刘斌的手和大腿上多处被货箱划破流血,但他全然感觉不到疼痛。

几秒钟后,一列火车疾驰而过。好险!刘斌瘫坐在铁道旁。

“我挽救了一列火车,挽救了成百上千条人命。”他兴奋地将这个消息告诉远在家乡的父亲和伯父。

至此,刘斌开始对自己的工作重新定义。他发现,守桥并非一件简单的任务,也有很多技巧——

从中队到哨位需要爬上228级台阶,从1号哨到2号哨有435步,**容易发生撞击事故的是第6号桥墩,从火车经过的异响可判断铁轨是否出现故障,1号哨附近经常有人翻越栅栏……

只有走近它、了解它,才能更好地保护它。

一家、两代、三人,差不多的年纪,同样的哨位,16年的接续守护。身后的江城武汉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代守桥人的青春在这里绽放,他们用自己的执着与坚守,换来了大桥的长**安全。

晴川阁前,汉阳树下,鹦鹉洲头,千年黄鹤楼。极目楚天,从万里长江**桥,到如今的白沙洲长江大桥、鹦鹉洲长江大桥、二七长江大桥,仅武汉三镇就屹立起11座长江大桥。

胜景与大桥同框,以两岸三镇的万家灯火为底色。武汉,这座古老的城市正散发出前所未有的耀眼光芒。

65载,小小哨位与大桥的命运紧密相连。从1座桥到11座桥,一座城市的变化与祖国的发展强大相伴而行。大桥见证的是一个时代,是**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变迁史。

官兵们知道,自己守护的不仅仅是大桥的安危,更是**经济的高速发展、一个时代的日新月异。

大桥边,夕阳的余晖,映照出浪漫的色**,令人沉醉。伴随着“咔嚓”的快门声,一对身穿**纱的新人将****好的瞬间在这里定格。

相遇与告别

有一种情怀在这里**

2年前,新兵张浩下连,来到守桥中队。他一直憧憬着,能早日站上桥头的哨位。

桥头哨,是中队在武汉长江大桥上**“繁忙”的哨位——这里离桥面人行横道不足1.5米,每天从这里经过的行人数以千计,来往车辆数万辆。过往行人遇到困难,经常会**时间向哨兵求助。

如今,已是上等兵的张浩清晰记得,自己**次站上桥头哨时的紧张兴奋。

“嘟,嘟……集合!”随着领班员凡帅帅一声哨音,哨兵迅速在预定位置列队。

清点人员、整理着装、检查装具、抽点理论、提出要求、哨前宣誓……

“我是一名光荣的大桥卫士,我宣誓:爱军营、爱大桥、爱哨位、爱人民……”每次执勤前,铿锵有力的宣誓声,展示着守桥哨兵的自豪与坚定。

8月3日,武警湖北省总队武汉支队守桥中队官兵在武汉长江大桥上巡逻。王石杰摄

在一个个固定岗哨上,在一次次巡逻执勤中,年轻的守桥官兵与这座大桥相遇,与一个个不同的故事相遇,也与一种不变的情怀相遇。

列兵江锦鹏说:“誓词像座右铭一样,我们牢记在心。每一次宣誓,心中都会充满力量。”

爱大桥,爱人民。对守桥官兵而言,这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来到这里,你会真切地发现什么是军民鱼水情。

夏天,他们会搭建遮阳棚,备好茶水,为过往的**众提供歇息之所。

冬天,他们会自发走上大桥,清扫桥上的积雪,便于周边**众来往。

闲时,他们会对大桥进行卫生维护,擦拭护栏,冲洗台阶步道,让大桥保持年轻的容颜……

让哨兵曾令龙**为自豪的一件事,发生在那年2月。一名来自云南的10岁**孩不慎同父母走失。小**孩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寻觅了5个多小时还没有找到家人。看到在桥头执勤的哨兵曾令龙时,她主动靠了上来:“叔叔,请你带我去找妈妈!”

“这是人民对子弟兵特有的信任,是对军人**高的褒奖和肯定!”曾令龙自豪地说。

随着夏季到来,长江大桥旁经常有溺亡事件发生。翻开中队的记事册,65年来,他们先后救起数百名落水**众。江水无情,为了救人,有4名官兵将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这里。

那年清明节,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在家人搀扶下走上大桥。老人在那里一直站到太阳落山,仍然不愿离去。

直到看到下哨的士兵从身边走过,老人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走上前,紧紧握住哨兵的手,用颤抖的声音说:“孩子,请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地方,我的儿子就牺牲在这里……”

那年,湖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佟文西与姚运才两位老艺术家慕名而来。他们深入中队采风,为守桥官兵创作歌曲,表达驻地人民**众对官兵的褒奖和赞誉——

“爱比江水深,情比江水长,我们守卫在长江大桥上。多少风雨,多少暑寒,赤诚刻在我们的哨位上……”

“呜……”2022年6月1日零时整,伴随着一声悠长的汽笛声响起,一列火车飞驰而过。

从桥头哨位走下来那一刻,哨兵张浩不经意间创造了一个历史——他完成了中队官兵在大桥上**后一次固定勤务任务。

根据上级命令,从今年6月1日起,**括桥头哨在内的几个固定岗亭将不再设哨,而是优化调整为巡逻执勤。

站完**后一班岗,张浩将哨台擦了又擦,然后把岗亭的门窗轻轻锁起来……

“敬礼——”随着中队长丁帅一声口令响起,官兵们对着桥头哨位举起右手,****不愿放下。

从那以后,这个曾经“繁忙”的哨位终于安静下来。每当巡逻执勤路过时,张浩总会把不舍的目光投向桥头哨。

长河落日,征途如虹。65年风雨守护,**代官兵信守着对党和人民的承诺。大桥,早已化为守桥官兵的**神图腾。

相遇与告别之间,哨兵与大桥的守望故事还在继续。虽然现实中大桥上的固定岗哨,不再需要哨兵值守了,但守桥官兵心中那座桥——“化身为桥护安澜”的情怀,会永远**和延续下去。

2022年7月17日,中印两军在莫尔多/楚舒勒会晤点印方一侧举行第十六轮军长级会谈。双方在3月11日会谈基础上,以建设**和前瞻**方式继续探讨推动解决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有关问题。双方以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为指引,坦诚深入地就尽早解决剩余问题交换意见。双方重申,解决剩余问题有助于**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的和平安宁,推动双边关系发展。在此期间,双方同意维护中印边界西段安全稳定,继续密切保持外交和军事渠道沟通对话,尽早就解决剩余问题达成双方都可接受的方案。

Joint Press Release of the 16th Round of

China-India Corps Commander Level Meeting

The 16th round China-India Corps Commander Level Meeting was held at Chushul-Moldo border meeting point on the Indian side on 17th July, 2022. Building on the progress made at the last meeting on 11th March, 2022, the two sides continued discussions for the resolution of the relevant issues along the LAC in the Western Sector in a constructive and forward looking manner. They had a frank and in-depth exchange of views in this regard, in keeping with the guidance provided by the State Leaders to work for the resolution of the remaining issues at the earliest. The two sides reaffirmed that the resolution of remaining issues would help in restoration of peace and tranquility along the LAC in the Western Sector and enable progress in bilateral relations. In the interim, the two sides agreed to maintain the security and stability on the ground in the Western Sector. The two sides agreed to stay in close contact and maintain dialogue through military and diplomatic channels and work out a mutually acceptable resolution of the remaining issues at the earliest.

上一篇:专家讲解演训图示:六大区域前所未有地接近台岛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舟山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